首頁 > 化石獵人 > 正文

走近貴州省地質博物館化石修復師:“喚醒”沉睡數億年的化石
2021-08-23 16:04:03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走近貴州省地質博物館化石修復師:喚醒沉睡數億年的化石(化石網整理)據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劉蘇頡):在貴州省地質博物館負一樓,一間明亮的玻璃房間內不時傳來嘶嘶的機械打磨聲,連貫又尖銳。這是博物館




走近貴州省地質博物館化石修復師:“喚醒”沉睡數億年的化石

(化石網整理)據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劉蘇頡):在貴州省地質博物館負一樓,一間明亮的玻璃房間內不時傳來“嘶嘶”的機械打磨聲,連貫又尖銳。這是博物館內的化石修復區。在這里,修復師們將沉睡了數億年的化石“喚醒”,利用加工技術恢復古生物最真實的形態,最后,這些修復好的化石展陳出來被眾人看見。
 
修復師一動不動
 
通過顯微鏡掌握工作進度
 
羅永明是館內的地質科研人員,接觸化石修復已有20多年,具有豐富的修復經驗。此刻,他端坐在放有一塊海百合化石的修復臺前,手握氣動筆,睜大眼睛對準顯微鏡,清理著海百合的圍巖。
 
這是一項極為精細的工作,修復師必須一動不動,通過顯微鏡掌握工作進度。而在旁人看來,眼前的畫面是靜止的,只能聽到氣動筆發出的聒噪聲。20分鐘后,羅永明告訴記者,他剛剛在修復海百合的冠部,記者湊上去一看,修復長度約3-4厘米。
 
顯而易見,修復化石需要極大的專注和耐心。在修復室靜坐,是修復師的工作常態。
 
“每隔半小時或一小時左右,我們就會休息一下,閉目養神,緩解疲勞。”修復師李周強告訴記者,他們在修復化石時必須睜大眼睛,因為“一眨眼就可能把化石修壞了”。
 
不僅如此,化石修復還需要安靜的環境。修復區內,一位女修復師戴著耳塞,在修復臺前忙碌,當有人和她說話時,她才把耳塞摘下來。這是她隔離噪音的方式。
 
在修復師身后的,是羅列在置物臺和置物架上的一塊塊化石,以貴州龍為主,還有海百合、三葉蟲等小型化石。這些尚未修復的化石是從巖層上取下來的,大多呈石板狀,有些可見生物輪廓,但骨骼或具體形態被巖灰填充。
 
第一塊化石
 
修復了足足一個月
 
李周強是一位年輕的修復師,他告訴記者,新手修復,由于經驗不足,容易對化石造成損傷,一般就從三葉蟲開始練手。初期主要使用手動工具,感受修復深淺,熟悉力度。
 
對很多人來說,修復化石是一件極為枯燥的事,入門很難堅持。李周強兩年前剛開始學化石修復時,幾個小時都下不了“筆”,第一塊化石(直徑約25厘米)修復了足足一個月。由于修復過程中容易產生挫敗感,甚至“剛學了兩天就不想修了”。
 
現在,李周強每天和化石打交道,他感受到這份工作的樂趣。他有時會想:這是一個幾億年前的生命,演變成化石被重新發現,十分難得。他說自己以前學過畫畫,對待化石就像對待藝術品一樣,所以修復化石必須格外認真細心。某種程度上,他用一種信念在塑造“工匠精神”。
 
主管化石修復的負責人劉傳彥告訴記者,省地質博物館開館之前,館藏化石的修復工作統一在興義開展,總共有25個人從事修復工作。館內的化石多是自2015年開始征集得來,現存化石標本3000件左右,主要來自關嶺、興義、盤縣等地。其中最完整最珍貴的是梁氏關嶺魚龍和序廳展出的巨型海百合。
 
據劉傳彥介紹,隨著時代的發展和科技的進步,貴州的化石修復工作在認識上和技術上都得到了較大提升。省地質博物館的修復儀器和工具均是高端進口設備,對修復工作有較大的支撐作用。人們對化石的認識也逐漸從早期的觀賞趣味進入到科普階段。而化石修復,就是讓化石更清晰地呈現出來,對認識古生物物種的存在和演變有很大的科研價值。

相關熱詞搜索:地質博物館 化石

上一篇:植物考古人:在炭化種子的世界里探尋古代文明
下一篇:殷宗軍:古生物學的征程也是星辰大海

分享到: 收藏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最新6_免费视频网站你懂得_亚洲中文无码亚洲人在线观看_亚洲欧洲无码一区2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