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化石獵人 > 正文

考古日記:十五年里,我一直在找“最早的廣東人”
2022-06-12 15:07:23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考古日記:十五年里,我一直在找最早的廣東人(化石網整理)據南方PLUS:今天是文化和自然遺產日,廣東省文化和旅游廳、南方日報、南方+聯合推出問脈南粵之考古日記系列報道,跟隨4名扎根廣東的青年考古人,聽他








考古日記:十五年里,我一直在找“最早的廣東人”

(化石網整理)據南方PLUS:今天是文化和自然遺產日,廣東省文化和旅游廳、南方日報、南方+聯合推出“問脈南粵”之“考古日記”系列報道,跟隨4名扎根廣東的青年考古人,聽他們講述廣東考古的那些事兒。
 
以下是首期考古人劉鎖強的自述
 
我是劉鎖強,一名田野考古工作者。15年前,我從北大畢業,來到廣東,正式開始了我的考古生涯。
 
當時很多人問我,做考古為什么要來廣東?我想,我用15年給出了一個答案。
 
“世界末日”發現了重要線索
 
“我從哪里來?”不只是一個哲學問題,也是我們考古人關注的焦點。
 
那在廣東,最早的“廣東人”出現在哪里?他們什么時候踏足南粵大地?幾代考古人求索了半個多世紀想要解開這個謎題,我也一樣。
 
鄰近的廣西、湖南都曾發現舊石器時代早期遺址,大多分布在河流兩岸。我們猜測,嶺南先民或許會沿著西江順流而下。于是在2012年,我們踏上了尋找“廣東人”的路程,沿著粵西地區的南江流域,一座山一座山地爬,拉網式地篩查。
 
當時的天氣并不好,陰雨連綿,連續一個月我們都沒有重要發現,大家情緒很低落,都在咬牙堅持。
 
時間來到12月21日,這天很特殊,網上都說今天會是瑪雅歷的“世界末日”。一名工友開玩笑說,真行,世界末日我們還在考古,F在想想,幸好當時我們堅持下來了。
 
那天清晨,天剛微亮,我們坐上越野車出發。繞了半個多小時,車終于開到了一個叫軍步灣的小山村,和往常一樣,我們要從山腳一路踏查到山頂。
 
我們一行五六人,拿著竹杖,老館長走在最前面,突然大叫一聲“快來,有東西!”。
 
我們跑過去一看,他跟前有一件微微埋在土里的石器,仔細一瞧,這不是普通石頭,而是一件舊石器時代的手鎬。我們趕緊在四周搜尋,前前后后找到20多件類似的打制石器。要知道,在這之前,我們在南江流域已經爬了上百個山頭,幾乎一無所獲,而這應該是我們找到的第一個確定無疑的舊石器時代遺址。
 
順著線索,我們又來到郁南河口鎮的和都村,在這個炊煙裊裊的小山村背后,藏著一個小山崗,這就是后來大名鼎鼎的磨刀山遺址,年代距今80萬—60萬年。走到這個山崗前,我們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到了,現場紅彤彤一片,非常紅,這種紅色的土壤是華南地區中更新世——幾十萬年前所形成一種特有的堆積。
 
紅土里面有很多白、黃色條帶狀的斑紋,像漁網一樣,所以我們把它稱為“網紋紅土”,這其中埋藏的石器特別古老。
 
經過考古發掘,我們在磨刀山遺址發現了將近400件舊石器,它們的外表非常粗糙,加工技術原始。然而就是這些粗糙不起眼的石器告訴我們,在那個遙遠的年代,廣東的老祖先在古南江的河灘邊如何打石器,怎樣生活。
 
我還記得,當時發掘剛好是廣東最熱的時候,暴曬下的磨刀山就和“火焰山”一樣,考古隊員的衣服從早到晚一直浸泡在汗水里面,山上還有很多有毒的蚊蟲叮咬,身上的膿包兩三個月都消不下去。
 
這個工地是我經歷過條件最艱苦的一個考古發掘項目,當然它的成果也是巨大的。我們在這個遺址找到了廣東最早歷史,也改寫了廣東歷史,也讓我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個“十大”—— “2014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當時完全沒想到,時隔四年,我們團隊又會拿到第二個“十大”。
 
山洞里意外發現人骨
 
我們干考古的人,都特別想發現古人類化石。
 
我很幸運,在青塘遺址的山洞里就發掘到人骨化石。2016年,我們到英德做青塘遺址的考古工作,這個遺址早在1959年就被發現了,因為保存情況不理想,之前一直沒有進行發掘。
 
在這里,我們和北京大學合作,花了整整三年的時間僅僅只是做了54平方米的考古發掘,最大化地提取、記錄考古信息,最大限度地還原嶺南史前社會的方方面面。
 
山洞很大、很深,成群的蝙蝠在洞穴深處潛伏。當時是6月下旬,我們考古工作才剛開始半個多月,就在洞口處意外發現了一塊比較大的骨頭。
 
我們剛開始都以為是動物的肢骨,畢竟在一萬年以前的遺址中發現人化石的概率是非常小的。直到我們往下清理,才發現這不光是一截肢骨,下面還連著其他骨骼部位,很可能是一具人骨!
 
我們趕緊把北大考古文博學院的古人類學專家何嘉寧老師請過來,由他用專業工具一點點地清理。清理這個人骨化石相當費勁,洞穴里的膠結土堆積,像石頭一樣硬,如果用鋼釬鐵錘發掘,很容易會對化石造成損壞。
 
前前后后清了半個多月,這具距今一萬多年、保存完整的人體骨架化石初現雛形,能清楚地看到蹲踞的葬式,卻很遺憾沒有發現頭骨。經過我們研究,這位距今1.35萬多年前的墓主人,是一位13—18歲的年輕女性,所以給她起了一個很美的名字——“青塘少女”。
 
以考古者的身份和古人對話,這種感覺很奇妙,是一種很純粹的快樂。這是中國目前考古發現年代最早的、可以確認葬式的墓葬。在這個“青塘少女”身上,有太多可以讓我們去了解那個時代人類行為、精神世界以及社會發展程度的考古學信息。2019年,青塘遺址也入選了“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很多媒體說我是“考古錦鯉”,但是我自己知道,這個過程有多不容易,F在我帶著更多年輕的考古隊員,繼續奔走在廣東的鄉間田野,正在做巖山寨遺址的考古發掘,去追尋更多廣東早期歷史的蹤跡?吹剿麄,就像看到15年前的我。
 
選擇并且堅持這份事業,要有發自內心的熱愛和情懷,更少不了板凳甘坐十年冷的精神。我一直很喜歡蘇軾的一句詞——竹杖芒鞋輕勝馬,考古雖苦,也是一種詩意的生活方式。
 
踏遍青山,究覽萬古,希望我們都能不負青春年華、不負時代使命。
 
本期考古人
 
 
【監制】李賀 曹斯 曾強 李培
【制片】畢嘉琪 丁曉然 王良玨
【腳本/編導】黃堃媛 畢嘉琪 鄧素凡
【拍攝】仇敏業
【剪輯】何志豪
【設計】鄭煒良
【動畫】黃澤偉 葉景雄 陳明記

相關熱詞搜索:古人類

上一篇:云嶺最美科技人:云南大學教授張喜光
下一篇:重慶專訪: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黃萬波

分享到: 收藏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最新6_免费视频网站你懂得_亚洲中文无码亚洲人在线观看_亚洲欧洲无码一区2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