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化石獵人 > 正文

重慶專訪: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黃萬波
2022-06-16 16:19:56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重慶專訪: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黃萬波(化石網整理)據第1眼-重慶廣電(記者 張嘉 翁弋然 陳善培 李佳卓):他是巫山猿人、藍田猿人和縣猿人的發現者,90歲 依舊奔波在野外發掘一線,






重慶專訪: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黃萬波

(化石網整理)據第1眼-重慶廣電(記者 張嘉 翁弋然 陳善培 李佳卓):他是巫山猿人、藍田猿人和縣猿人的發現者,90歲 依舊奔波在野外發掘一線,從恐懼到魂牽夢繞,只為探尋中華文明的起源,《重慶專訪》對話古人類學家黃萬波,看一位耄耋老人從青絲到白發的堅守。
 
我們采訪黃萬波教授的這天是周一,也是重慶自然博物館的閉館日,但已經即將年滿90歲的他,還是雷打不動地出現在了辦公室里。
 
黃教授的身體和精神狀態很好,連醫生都看不出他的年齡。他說自己保持年輕的秘訣,就是一直都要保持積極的精神狀態。
 
采訪當天,還剛好趕上重慶師范大學社會實踐周,黃萬波教授給同學們做了現場講解。
 
巫山猿人下頜骨化石,是1985年黃萬波教授帶領團隊在重慶巫山龍骨坡的重要發現。在此之前,學界普遍認為,人類在亞洲的起源只有幾十萬年,這一發現,把東亞人類演化歷史向前推進了100多萬年。
 
重慶電視臺記者 翁弋然:
 
當時怎么想到巫山,怎么找到龍骨坡這個地方的?
 
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重慶自然博物館特約研究員 黃萬波:
 
就問老百姓哪有龍骨,其中有一個男士他就告訴我了,他是一個赤腳醫生,他在那兒挖過。五月份,玉米剛冒了一點紅帽,后來他說在地里一起找去啊,我就進到了地里頭。那個小骨頭渣子好多,當年那個地方全是挖龍骨的,撿在手里頭我一看。你要說心情的話,那個都說不出來,我在書上寫了,像出海的珍珠,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1932年,黃萬波出生于重慶忠縣。1954年,從長春地質學院大學畢業的他,卻被意外地分配到了當時的中科院古脊椎動物研究室。
 
翁弋然:
 
當時,您覺得這個專業是對口的嗎?
 
黃萬波:
 
我們在長春地質學院,當時國家需要有一部分人,去找礦、找石油。所以我當時學的就是勘探,畢業以后為國家找煤、找油,就是這個目的。我們當時到北京來的大概好像是30多個同學,人家都分配走了,都是到地方去了,最后就剩下我一個中科院。當時同學們了聽了一愣,你怎么到中科院去了?就說,將來成了老學究了,我也覺得很納悶。當時,是叫做統一分配,服從分配,就到了中科院。那時候,坐的是那種三輪車,到了以后進到傳達室。他說,今天晚上你就住在研究所。睡不著,好像屋里頭有蛐蛐叫似的,更睡不著。然后那有很多標本柜,我就拉開一看把我嚇壞了,全是現代人頭,是研究人類學的嘛,馬上關上。
 
翁弋然:
 
就沒有想到之前很害怕的東西,這一輩子都要跟它打交道。
 
黃萬波:
 
對,從害怕,最后跟它打交道,還離不開它,這是很有意思的,人生就是這樣的。
 
就這樣,從最初的恐懼到深愛,從喜馬拉雅山脈到東非大裂谷,從發現藍田猿人、和縣猿人到探尋巫山猿人,黃萬波一生都在跟化石打交道,一直在尋找著古老人類起源的足跡。但30多年過去了,巫山猿人僅僅只有一塊“帶兩顆牙齒的左側下牙床”,學界對于其是人是猿的界定還有一些爭議。這塊“心病”,黃老始終無法放下,37年來,他有空就要回到發掘現場,希望找到更多巫山猿人的人類骨骼證據。
 
黃教授說,現在自己還是想要到野外,欣賞祖國大好河山的同時,只要到了目的地就會有所收獲。
 
就在去年,黃教授還到豐都進行了70多天的野外發掘,找到了一些熊貓、犀牛、大象等動物化石以及一些石器,為他判斷人類活動提供了重要參考。
 
翁弋然:
 
因為,我想肯定很多人也問過您這個問題,可能甚至在30年前您退休的時候,就有很多人問您,已經干了一輩子了,就應該休息了。
 
黃萬波:
 
是。因為現在怎么說呢,就是作為我的年齡來講,今年年底就真正滿90歲?墒菍τ谖业氖聵I來講,我覺得不到90歲,還長著呢。我自己也確實感到有點分秒必爭,所以為什么每天我上班,必須得來,我還有幾本書還要繼續寫,還有好多疑難問題沒有解決,就希望我能夠利用我身體好嘛,跑野外。我總覺得巫山龍骨坡那個點,它不是孤孤零零的,肯定還有。所以,怎么說,按照我的年齡來講,希望我能在離開之前找到第二個龍骨坡,這樣對于我們來認識我們中華民族,認識我們中華文化的搖籃。說不定,它的意義遠遠要大于我們原來想象的,咱們自己有一套獨立的系統。
 
翁弋然:
 
那您希望未來我們中國的古生物研究,或者說中華文明的探源,您希望它發展到一個什么樣的程度?
 
黃萬波:
 
我相信這一點。就是我們現在取了好多段,要把它連起來,5000年,再往前走一點,一點一點把它連起來,完全是一條線。這樣的話,在我們這個民族之林,你才能夠立得住。而且從現在,拿我們重慶地區來講的話,不斷地有新發現。以前,我認為好像都差不多了,沒想到不斷地就有新的出來了,這是我寄予很大的希望。還有一個希望,就是希望年輕的朋友們能夠愛上我們舊石器時代考古學,希望他們能夠有心情、有興趣投入到這門學科來。
 
如今,這塊“巫山猿人左側下牙床”化石靜靜地躺在重慶自然博物館“重慶廳”,成為了這里的“鎮館之寶”。
 
而它背后的故事在跨越200萬年之后,仍在繼續…...

相關熱詞搜索:黃萬波

上一篇:考古日記:十五年里,我一直在找“最早的廣東人”
下一篇:張世山:梅樹村古生物化石的半生情緣

分享到: 收藏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最新6_免费视频网站你懂得_亚洲中文无码亚洲人在线观看_亚洲欧洲无码一区2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