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化石獵人 > 正文

古人類學家周國興:大地是本奇妙的書
2015-09-11 08:13:29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古人類學家周國興:大地是本奇妙的書(化石網報道)據江海明珠網(張薇):他從小對人類的起源充滿著執著的好奇,他是解放后上海復旦大學招收的第一批體質人類學大學生,他執著于元謀人的研究長達近40年,并最終


古人類學家周國興:大地是本奇妙的書

(化石網報道)據江海明珠網(張薇):他從小對人類的起源充滿著執著的好奇,他是解放后上海復旦大學招收的第一批體質人類學大學生,他執著于元謀人的研究長達近40年,并最終將中國歷史的開端推前到距今170萬年前。當人們熱衷于討論、傳播“野人之謎”時,他卻親赴神農架、帕米爾高原等地,去尋求那“謎一樣的存在”;當日本教科書事件爆發時,他將自己當年參加清理“山西大同萬人坑”的鑒定和研究報告公布于眾,用血淋淋的事實向日本軍國主義宣戰。他就是人類學終身成就獎獲得者、78歲的南通籍古人類學教授周國興。

9月1日,周國興將自己半個多世紀以來研究大同“萬人坑”的原始資料捐贈給南通市檔案局。捐贈儀式后,周教授接受了記者的采訪,沒有預期的拘謹和多余的客套,我們像闊別多年的舊友般,品著香茗,靜靜地聽他憶童年、談理想。

小小少年墳地里撿回人頭骨

1937年9月,周國興出生在通州姜灶鎮。次年,日寇從城郊的姚港附近登陸,占領了南通城。“日本兵一方面燒殺擄掠,無惡不作,另一方面又假裝親善,要建立‘皇土樂園’,強行奴化教育。”5歲的周國興剛進幼稚園就被拉去表演“小兵丁”,由一個日本小女孩帶領著跳小兵丁舞,還讓大家趴在地上,裝著打槍的樣子。最后,日本小女孩拉倒畫著美國大兵頭像的紙人,表示“勝利”了。“現在算來,這應該是珍珠港事件爆發之后的事了。”周國興至今還記得那個打扮得像洋娃娃的日本小女孩盛氣凌人的模樣。

高中時期,周國興接觸到一本裴文中先生(“北京人”頭蓋骨發現者)寫的有關史前考古知識的小冊子,書中談到的中國猿人、石器時代、“勞動創造人”……都讓他無限遐想。17歲那年春節,他在鄉下奶娘家的荒地里發現了一口破棺,居然如獲至寶地將里面的人頭骨帶回了家。“當時只有好奇沒顧到害怕,拿回去后洗刷干凈了擺在枕頭邊,現在回憶起來還真是夠古怪的。”然而誰也沒想到的是,這竟預示了周國興今后的志向:從事人類學研究工作。

1957年,上海復旦大學生物系新創人類學專業,首批僅向全國招收10名新生,周國興成為了其中的一名幸運兒。五年的大學時光里,他系統地接觸到動植物學、遺傳學、體質人類學、民族志、考古學等專業知識。畢業后,他被分配到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從事古人類學和史前考古學研究。“之前自己摸索的那些識別珍稀動植物,采集生物標本都成了小兒科,真正的人類學是在不斷的野外實踐中進行多樣性的探索。”周國興先后參與山西大同煤礦萬人坑死難礦工尸骨的清理研究,發掘元謀人化石產地和柳州白蓮洞洞穴遺址,赴神農架等地追蹤野人,設計和布置展覽,創作科普文章……這些經歷讓周國興打下了扎實的專業基礎。

周國興給記者打了這樣一個比方,“大地是本奇妙的書,地層是‘書頁’, ‘化石’是文字。它詳細記載著生物的進化過程,有了它,我們就可以了解人類遙遠的過去。”由于地層的變動,大地這本書已有不少“缺頁”,需要人們去尋找更多的化石,把這本“書”讀全。

以嚴謹的態度開展科普工作

周國興年輕時期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野外考察中度過的,“考古看似充滿神秘和樂趣,然而落實在實際工作中,卻往往是一鏟一鏟地挖土,沒日沒夜地鉆探。”1973年,周國興赴云南元謀進行野外考察。元謀盆地氣候干燥炎熱,晴雨變化常叫人捉摸不定。“明明晴天,忽然大片烏云,掛著雨幕迅速涌來,山上無躲處,暴雨把我們淋個透。雨過天晴,藍天上彩虹高掛,火辣辣的太陽又曬得皮膚發痛。”周國興和同事們就在這乍晴乍雨的天氣里,順著溝溝壑壑尋找遠古人類的活動痕跡。

在含“元謀人”牙齒化石的原生層中,科考人員首次發現了幾件打制石器,以及疑為用火的遺跡:燒骨和炭屑。經過對牙化石的詳盡對比硏究,確證了“元謀人”的分類地位,屬于早期直立人,并具有非洲早期人類向直立人過渡的性狀,他撰寫的論文《元謀人牙齒化石的再研究》引起了歷史學界和考古學界的重視,并被收入1979年的《中國歷史學年鑒》與《中國百科年鑒》之中。經過不懈的努力,他堅實地將中國歷史的開端推前到距今170萬年以前。

多年的科普工作使周國興深深體會到,一位稱職的科學家除了要潛心探索大千世界的奧秘,更應當將他的科研成果普及社會,從而幫助人類更準確地認識自己。1988年,周國興在擔任北京自然博物館館長期間,籌備設計了《人之由來》大型展覽,旨在從生物科學的角度向人們直觀地介紹人類的起源。該展覽作為基本陳列,在北京自然博物館內展出長達20年,每年接待50萬左右的觀眾,超過1000萬觀眾觀賞了該展覽。1996年《人之由來》畫冊榮獲第三屆全國優秀科普作品一等獎。

“我們選用了一張法國國立博物館提供的男女裸身相擁的照片來展示個體的誕生過程,但審核的領導覺得這太‘大膽’了。”周國興堅持認為性教育是展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拒絕將其撤出。于是,《人之由來》在開展當日被強行封閉,周國興毅然將開展儀式變成了記者招待會,大膽闡明了自己的學術觀點。此事件引起了眾多海外媒體的關注,并引發了國內輿論界的一系列討論,成為當時的熱門話題。“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要到哪里去,人類社會越進步,人越需要也越能夠了解自己,這也是我籌備《人之由來》展覽的初衷。”時隔多年,周國興和記者聊到這個話題,眼睛里依舊閃耀著堅定的光芒。如今,他又指導了北京自然博物館新版的《人之由來》展,一個簡化版本也正在由南通檔案館籌備。

銘記歷史是每個人的使命

周國興編著的《大同煤礦萬人坑調查研究實錄》于2014年12月13日國家首個公祭日公開發行,這部一波三折封存近半個世紀的日軍侵華罪證,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當年日軍侵華犯下的滔天罪行是鐵一般的事實,是任何人都無法抹去的一段慘痛記憶,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牢記歷史,警鐘長鳴。”
1966年,周國興從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和古人類研究所被調派往山西大同,參與煤礦萬人坑死難礦工尸骨的科學考察和遺骨整理工作。那次考察,會集了當時國內最權威的考古學、人類學、解剖學病理分析等所有相關專業的專家,科學家們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的環境和心里上的重重障礙。那一具具臨終時保持著痛苦、恐懼形態的尸體,無一不在訴說著侵略者的血腥暴行——在悶熱、潮濕和粉塵彌漫的井下,勞工們過著牛馬不如的非人生活,吃的是發霉的食物,喝的是井下的污水。

周國興的工作是對尸骨嚴格按照體質人類學的方法進行年齡、性別的鑒定,根據人體解剖學來識別傷殘的個案,然后對所獲數據進行分析。“每天的心情都無比沉重、悲憤,沉甸甸地喘不過氣來。”那些凍干的尸體表情十分駭怪怕人,手足身體各種狀態,說明他們絕大多數都不是正常死亡。周國興用手中的相機記錄下當年的慘狀:有的因礦中塌方,身體壓成了一板平片;有的頭顱碎裂,慘不忍睹;有的被鋸去了手足……“那種震驚甚至恐怖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駭怖情景讓有些年歲稍大、有心臟病的工作人員大受刺激,不得不中途離去。”

萬人坑的研究工作持續了半年,回到北京后,周國興的心緒依舊不能平靜。他將后續鑒定資料的復核、分析和研究報告整理成冊,并籌辦了萬人坑圖片展。因為種種原因,《大同煤礦萬人坑調查研究實錄》這本書于去年年底公開發表,書中對200具死難礦工尸骨所作的人類學研究成果,以鐵一般的事實,揭露了日本軍國主義侵華期間犯下的殘暴罪行,成為清算日本軍國主義者侵華罪行的有力證據。“這次回到家鄉,將研究大同萬人坑的史料、圖片、手稿等一手資料贈予南通檔案局,希望我們的后人能夠銘記這段不平凡的歷史。”周國興表示。

相關熱詞搜索:周國興 古人類學家

上一篇:徐星——穿著拖鞋領跑世界恐龍發現
下一篇:趙闖和楊楊:用科學與藝術復活化石里的恐龍

分享到: 收藏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最新6_免费视频网站你懂得_亚洲中文无码亚洲人在线观看_亚洲欧洲无码一区2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