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化石獵人 > 正文

古人類學家黃萬波:與熊貓同行65載 87歲終圓夢
2019-03-29 12:38:16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古人類學家黃萬波:與熊貓同行65載 87歲終圓夢(化石網報道)據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3月29日9時48分訊:黃萬波,1932年出生,忠縣新立鎮人。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所研究員,重慶龍骨坡巫山古人類研究所所


古人類學家黃萬波:與熊貓同行65載 87歲終圓夢
 
(化石網報道)據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3月29日9時48分訊:黃萬波,1932年出生,忠縣新立鎮人。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所研究員,重慶龍骨坡巫山古人類研究所所長。黃萬波是中國著名古人類“巫山人”“藍田人”“和縣人”的發現者,在古人類研究領域造詣卓著、成績斐然。黃萬波先后發表學術論著百余篇(部),撰寫科普讀物數十篇(部),曾榮獲中國科學院首屆竺可楨科學獎,自然科學一、三等獎,裴文中科學獎等。

“等了20多年,我的愿望終于實現了。”日前,在“熊貓時代——揭秘大熊貓的前世今生”特展門前,一位頭戴鴨舌帽、身著深藍色羽絨服,精神矍鑠的老者喃喃自語。

這位老人并未引起觀展市民的注意,但你若知道他是東亞最古老的人類——“巫山人”的發現者,或許你會驚呼“原來是他”。他,就是中科院古人類學家黃萬波。

60多年前的一次考察,讓黃萬波和大熊貓結下深深的緣分。如今87歲高齡的他,仍堅持從事大熊貓科研工作,為保護大熊貓貢獻力量。

初夢:恩師裴文中的栽培,他銘記于心

1932年,黃萬波在忠縣新立出生。無拘無束的小鎮生活,讓黃萬波從小就展現出他的探險天賦。他對大自然有著極強的好奇心,最喜歡跑到小山溝,尋找長相特殊的石頭、觀察風化后的山體形狀。“聽到哪里有‘怪物’,再遠都會跑去看熱鬧。”黃萬波回憶。

1954年,黃萬波從長春地質學院畢業,之后被分配到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研究室。所學專業和工作內容完全不對口,剛到單位的他兩眼一抹黑,“別說工作內涵,就連古脊椎動物研究室也是頭一次聽說。”

抵達中科院的第一個晚上,黃萬波想著標本柜里滿抽屜骷髏,一夜未眠。“閉上眼腦子里全是頭骨,那種感受、那種滋味簡直難以形容。”

“古人云,一張白紙好繪畫,那就從頭學吧!”長嘆一口氣后,黃萬波轉身投入到新工作中。為此,我國著名考古學家裴文中還鼓勵他去北京大學生物系學習比較解剖學。“現在回想起來,那段學習對我的事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我永遠也不會忘記裴先生的栽培。”

尋夢:大熊貓的前世今生,他親手揭秘

1954年底,黃萬波跟隨裴文中前往廣西考察,發現大量熊貓化石。那是黃萬波第一次在野外接觸到熊貓化石,并產生極其濃厚的興趣。

后來在福建福州動物園與憨厚呆萌的國寶零距離接觸,更堅定了黃萬波研究大熊貓的決心。“當時摸著它們,感覺熱乎乎的,毛也滑溜溜的。”回想當初接觸大熊貓的那一幕,黃萬波說,“大熊貓是我國國寶,它的前世今生應該被更多人熟知。”

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黃萬波著手大熊貓題材的科學研究工作。2010年,他將收集到的材料去粗取精,撰寫成文,出版了《大熊貓的起源》。2017年,他把到重慶豐都都督鄉考察的6件熊貓化石的發現過程和成果整理成書,出版《大熊貓的前世今生:長江都督史前熊貓大發現》。這兩本書的面世,也讓更多人更加深入了解了大熊貓這個物種。

織夢:“打印”出來的熊貓,他愛不釋手

做了深入研究、出版了相關書籍,黃萬波心中始終有個夢想:舉辦大熊貓展覽。2018年,他終于實現了這個夢想。與重慶自然博物館正式合作,擔任“熊貓時代——揭秘大熊貓的前世今生”展覽首席科學家。

不久后,黃萬波遇到了一個讓他極其頭疼的問題:祿豐始熊貓、小種熊貓、武陵山熊貓等熊貓化石只有牙齒和頭骨,尤其是始熊貓只有十個牙齒和一個下頜骨。如何最大程度地復原它們的長相?

該展的首席藝術家、四川美術學院教授周宗凱說了一個讓他從來沒想過的方法——3D打印。

“我知道3D打印技術,但在古生物學里并沒有具體應用過。”話雖如此,黃萬波還是嘗試把現代熊貓骨架掃描,根據其數據打印巴氏熊貓骨架。不過成品出來后,他的心里還是咯噔一下,因為這些成品與科學數據相差勝遠,若是用于展覽,會誤導大眾對于大熊貓的認識,這顯然違背了他的初衷。

于是,在接下來的一周里,黃萬波住進了四川美術學院。每天,黃萬波都坐在碩士生李瑞峰旁邊,耐心地告訴他始熊貓的數據,李瑞峰則是運用計算機復原出模擬骨架。“因為沒有始熊貓數據,只能根據現在大熊貓的頭骨基礎進行模擬修改,光是刻畫牙齒這一步就花了我們兩天時間。”但黃萬波覺得這步非常有必要,做出來的模型必須和真標本一模一樣。

經歷了一周的數據修改、骨架模擬,始熊貓骨架最終成型,可以進行3D打印了。黃萬波看著眼前正在運作的3D打印機,雙手不斷摩擦,仿佛一個孩童正期待自己心愛的玩具到來一般。3個小時后,始熊貓骨架的水晶模型終于出爐了。黃萬波圍著模型是轉了左三圈右三圈,絲毫不掩飾內心的激動:“漂亮得很!漂亮得很!”

圓夢:科研和藝術“搭檔”獲關注,他如愿以償

骨架有了,接下來就是為它穿上“衣服”了。

為了最大程度還原熊貓的樣貌,除了骨骼,如何為其畫好一身皮毛也是一大難題。黃萬波之前和中科院從事古生物藝術畫的工作人員合作,“他用毛筆畫的熊貓非常規范”。但周宗凱卻認為用毛筆畫得不夠活靈活現,最終商量采用計算機繪畫。

在繪畫過程中,問題又來了。

復原到巴氏大熊貓時,是否為其畫胡子,他們爭論了很久。嚴謹的黃萬波左思右想,覺得沒人知道巴氏大熊貓是否長了胡子,不能這么胡亂下定義。但作為藝術家的周宗凱卻不這么認為,“正是因為沒人知道,所以才要畫上胡子。”周宗凱滿懷信心,拍了拍黃萬波的肩膀,“相信我,我是搞藝術的,熊貓長點胡子才好看。”

黃萬波托腮沉思了很久,想想確實也沒人見過巴氏大熊貓到底有沒有胡子,從藝術美觀的角度來說,也就同意了給它畫胡子一事。

2019年2月,大熊貓展覽順利在重慶自然博物館展出,來自全國各地的游客紛紛在畫有胡子的巴氏大熊貓海報面前拍照留念。

“科學研究還是要和藝術手段相融合,才能達到更好的普及和宣傳效果。”黃萬波的心愿很小,只要大眾接受了800萬年前中國就有了熊貓,他就滿足了。

續夢:耄耋之年仍奮戰科研,他不忘初心

采訪過程中,黃萬波絲毫沒表現出像是耄耋之年的老者,在他的身上,感覺到的不是一般老年人的空虛孤單,而是那依舊熾熱的激情。尤其說起夫人的時候,他更像個小孩子,“我喜歡看風景,她也喜歡。但我不是說沒有興趣,但是她看到的就是比不上我看到的。”

黃萬波的一生都在科研的路上,外出考察的日子更是數不清,去過隱秘幽深的峽谷、6000米海拔高的山峰、廣袤的平原,甚至還去過地球的“傷痕”——東非大裂谷。他眼中的美景,都是無法用言語形容,最原生態的風景。

“再干三年,我就寫一本書,不叫回憶錄,叫‘找回過去的記憶’。”不管工作也好,旅游也罷,他準備把一生中探索過的一點一滴都記錄收藏起來。

“這三年還準備做些什么?”黃萬波笑著拍拍胸口,“我身子骨還硬朗,還能繼續做考古工作。”他還向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記者透露了今年的重要行程——8月,將前往豐都縣都督鄉,挖掘當初沒取出的熊貓化石。“我曾經去過好幾次,現在年齡大了,他們不讓我下去,但是這次我一定要去。在我有生之年,為國家的考古事業貢獻自己一點微薄的力量。”

一個多小時的采訪很快就結束了,和黃萬波分別時,外面溫暖的陽光照耀著大地,他遠去的背影如挺拔的青松,懷揣信念和希望,就這樣步履矯健,一步一步越走越遠。

相關熱詞搜索:黃萬波 熊貓

上一篇:周志炎:東方圣者——銀杏的前世今生
下一篇:黑龍江草根考古人陸洪川的“荒原尋寶記”

分享到: 收藏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最新6_免费视频网站你懂得_亚洲中文无码亚洲人在线观看_亚洲欧洲无码一区2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