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研速遞 > 正文

熱河生物群帆翼龍科一新屬種——坎波斯凌源翼龍 或以捕魚為食
2022-08-11 11:00:29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坎波斯凌源翼龍正型標本(IVPP V 17940)照片坎波斯凌源翼龍頭骨后部及平板CT掃描圖像九佛堂組不同帆翼龍科牙齒形態類型。A-B:坎波斯凌源翼龍;C-D:中國帆翼龍;E:布氏努爾哈赤翼龍(化石網整理)據文匯報(

坎波斯凌源翼龍正型標本(IVPP V 17940)照片
 
 
坎波斯凌源翼龍頭骨后部及平板CT掃描圖像
 
 
九佛堂組不同帆翼龍科牙齒形態類型。A-B:坎波斯凌源翼龍;C-D:中國帆翼龍;E:布氏努爾哈赤翼龍
 
(化石網整理)據文匯報(許琦敏):恐龍時代的空中霸主——翼龍家族的族譜上,最近又添加了新成員。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汪筱林研究員團隊在遼寧凌源熱河群九佛堂組發現的帆翼龍科一新屬種——坎波斯凌源翼龍(Lingyuanopterus camposi)。近日,國際學術期刊PeerJ在線發表了這一熱河生物群翼龍研究的最新成果。
 
坎波斯凌源翼龍的屬名來自化石產地凌源,種本名獻給巴西古生物學家Diogenes de Almeida Campos院士,他在中巴古生物學,尤其是翼龍的合作研究中做出了重要貢獻。
 
帆翼龍科是翼手龍類的一個分支,具有相對較大的鼻眶前孔和分布僅局限于上下頜前部、尺寸較小且強烈側扁的牙齒等形態學特征,由于具有適合切割尸體的牙齒,通常被認為是一類食腐的翼龍。
 
帆翼龍科已知的分布范圍較為有限,僅發現于早白堊世巴雷姆期-阿普特期的中國東北和西歐。該類型最早報道的成員發現于英國懷特島。1901年,英國古生物學家Seely將其歸入聯鳥龍屬,并命名為寬齒聯鳥龍(Ornithocheirus latidens)。
 
但在后續研究中,聯鳥龍屬模式種被鑒定為獸腳類恐龍。于是,古生物學家又為原有的寬齒聯鳥龍建立一新屬,這一物種就成了寬齒帆翼龍(Istiodactylus latidens)。
 
我國早白堊世熱河生物群是帆翼龍科化石最為豐富的地區。自2005年起,汪筱林研究團隊多次報道此處發現的帆翼龍新種,發表在Nature等學術期刊上。
 
坎波斯凌源翼龍正型標本產自遼寧凌源四合當的九佛堂組,包含一亞成年個體的近完整頭骨、下頜和寰樞椎,頭骨長近31厘米。
 
研究人員還使用了平板CT掃描技術以揭示更多的解剖學信息,經對比研究,發現其具有一系列使坎波斯凌源翼龍與其他帆翼龍相區別的重要解剖學特征。例如,化石后部牙齒齒冠前后邊緣具鋒利的脊、下頜聯合占下頜全長約1/4、軛骨眶后骨支具眼眶突等。這些形態特征可以將其與其他帆翼龍科成員相區別。
 
此外,此次研究還觀察發現,努爾哈赤翼龍屬成員及新發現的坎波斯凌源翼龍具螺旋狀頜關節,而在之前的研究中帆翼龍科通常被認為是一類不具有螺旋狀頜關節的翼龍類。
 
通過與以往發現的翼龍相比,凌源翼龍的牙齒形態類型也頗為不同,這表明它們在取食上存在一定的分異。與之類似,多樣的帆翼龍科的牙齒形態也見于英國時代稍早的Wessex組中,這表明早白堊世英國與中國東北熱河生物群中的翼龍組合有一定的相似性。
 
坎波斯凌源翼龍正型標本上,還保存有一條鱘魚和四個疑似的翼龍食物殘留形成的聚合體(bromalites,意指所有進入動物消化道內后保留于其中或被排出的食物成分形成的遺跡化石)。
 
研究人員在這些聚合體中發現了一些魚類碎片,尤其在其中一個上發現了兩枚魚類椎體。盡管帆翼龍科通常被認為是一類食腐的翼龍,但坎波斯凌源翼龍吻部前端牙齒不具對切割的明顯適應特征,結合形態學和疑似食物殘留的證據,捕魚可能也構成其取食的一部分。新翼龍的食性證據對理解熱河生物群翼龍的食性及古生態具有重要意義。
 
該研究第一作者為碩士研究生徐亦知,通訊作者為汪筱林研究員,共同作者為蔣順興副研究員。(原標題:熱河生物群再添新成員:坎波斯凌源翼龍或以捕魚為食)
 
相關報道:遼寧發現坎波斯凌源翼龍化石
 
(化石網整理)據光明網-《光明日報》(記者詹媛、齊芳):食腐的翼龍也會捕魚吃嗎?10日,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發布消息,該所汪筱林研究員團隊對熱河生物群翼龍的研究取得新成果。他們新發現了一種帆翼龍類——坎波斯凌源翼龍,同時還在該翼龍化石標本上發現有一條鱘魚和四團含有魚類碎片的疑似食物殘留遺跡化石,這表明以往對帆翼龍科食腐的認知并不全面,它們中有一些也會捕魚吃,這一新發現對理解熱河生物群翼龍的食性及古生態具有重要意義。
 
新發現化石的種名以巴西古生物學家坎波斯(Diogenesde Almeida Campos)的名字命名,以感謝他為中巴兩國古生物合作研究所作出的重要貢獻。
 
帆翼龍科是翼手龍類的一個分支,其具有相對較大的鼻眶前孔和分布僅局限于上下頜前部、尺寸較小且強烈側扁的牙齒等形態學特征,由于具有適合切割尸體的牙齒,通常被認為是一類食腐的翼龍。帆翼龍科已知的分布范圍較為有限,僅發現于早白堊世巴雷姆期-阿普特期的中國東北和西歐。
 
此次發現的標本,產自遼寧凌源四合當的九佛堂組,包含一個亞成年個體的近完整頭骨、下頜和寰樞椎,頭骨長近31厘米。經對比發現其后部牙齒齒冠前后邊緣具鋒利的脊、下頜聯合占下頜全長約1/4、軛骨眶后骨支具眼眶突、軛骨淚骨支長度超過鼻眶前孔高度的3/4、淚骨軛骨支長而尖銳。這可以將其與其他帆翼龍科成員相區別。
 
帆翼龍科通常被認為是一類不具有螺旋狀頜關節的翼龍類,但此次發現努爾哈赤翼龍屬成員及新發現的坎波斯凌源翼龍具螺旋狀頜關節,前者為熱河生物群中首個報道的帆翼龍科成員。
 
坎波斯凌源翼龍、努爾哈赤翼龍及此前在九佛堂組發現的帆翼龍屬,分別代表了3種不同的牙齒形態類型,這表明九佛堂組的帆翼龍科成員在取食上存在一定的分異。與之類似,多樣的帆翼龍科的牙齒形態也見于英國時代稍早的Wessex組中,表明早白堊世英國與中國東北熱河生物群中的翼龍組合有一定的相似性。
 
此次發現的標本上,還保存有一條鱘魚和四個疑似的翼龍食物殘留形成的遺跡化石。研究人員在其中發現了一些魚類碎片,尤其在其中一個上發現了兩枚魚類椎體,這是自汪筱林研究團隊報道的獵手鬼龍和鯤鵬翼龍之后,又一含魚類的翼龍食物殘留的記錄。盡管帆翼龍科通常被認為食腐,但坎波斯凌源翼龍吻部前端牙齒不具備切割的明顯適應特征,結合形態學和疑似食物殘留的證據,捕魚可能也構成其取食的一部分。
 
該成果于近日在國際學術期刊PeerJ(《同行刊》)在線發表。
 
相關報道:熱河生物群發現帆翼龍科新成員
 
(化石網整理)據中國科學報(崔雪芹):近日,國際學術期刊PeerJ在線發表了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汪筱林團隊對熱河生物群翼龍研究的最新成果。研究報道并詳細描述了在遼寧凌源熱河群九佛堂組發現的帆翼龍科一新屬種——坎波斯凌源翼龍(Lingyuanopterus camposi)。其屬名來自化石產地凌源,種本名獻給巴西古生物學家Diogenes de Almeida Campos,他在中巴古生物學,尤其是翼龍的合作研究中做出了重要貢獻。
 
帆翼龍科是翼手龍類的一個分支,具有相對較大的鼻眶前孔和分布僅局限于上下頜前部、尺寸較小且強烈側扁的牙齒等形態學特征,由于具有適合切割尸體的牙齒,通常被認為是一類食腐的翼龍。帆翼龍科已知的分布范圍較為有限,僅發現于早白堊世巴雷姆期-阿普特期的中國東北和西歐。
 
該類型最早報道的成員發現于英國懷特島的Vectis組,于1901年由英國古生物學家Seely歸入聯鳥龍屬,命名為寬齒聯鳥龍。但在后續研究中,聯鳥龍屬模式種被鑒定為獸腳類恐龍,于是為原有的寬齒聯鳥龍建立一新屬,這一物種就成了寬齒帆翼龍。
 
我國早白堊世熱河生物群是帆翼龍科化石最為豐富的地區。努爾哈赤翼龍屬是熱河生物群中首個報道的帆翼龍科成員。
 
2006年在熱河生物群中報道了與模式種寬齒帆翼龍相似的中國帆翼龍,同年在前人研究中屬于梳頜翼龍科的短頜遼西翼龍也被歸入帆翼龍科。
 
2008年汪筱林研究團隊報道了原始帆翼龍科成員湖泊紅山翼龍,有學者認為湖泊紅山翼龍不屬于帆翼龍科,而是無齒翼龍超科中更基干的成員。之前在中國發現的帆翼龍科成員全部來自九佛堂組,直到2020年發現了第一個來自義縣組的帆翼龍科成員行者鷺翅膀龍。
 
坎波斯凌源翼龍正型標本產自遼寧凌源四合當的九佛堂組,包含一亞成年個體的近完整頭骨、下頜和寰樞椎,頭骨長近31厘米。
 
研究中還使用了平板CT掃描技術以揭示更多的解剖學信息,經對比發現其具有如下一些重要的解剖學特征:后部牙齒齒冠前后邊緣具鋒利的脊、下頜聯合占下頜全長約1/4、軛骨眶后骨支具眼眶突、軛骨淚骨支長度超過鼻眶前孔高度的3/4、淚骨軛骨支長而尖銳。這些形態特征可以將其與其他帆翼龍科成員相區別。
 
此外,在之前的研究中帆翼龍科通常被認為是一類不具有螺旋狀頜關節的翼龍類,但此次研究觀察發現努爾哈赤翼龍屬成員及新發現的坎波斯凌源翼龍具螺旋狀頜關節。
 
九佛堂組的帆翼龍屬、努爾哈赤翼龍屬和新發現的凌源翼龍屬分別代表了3種不同的牙齒形態類型,表明九佛堂組的帆翼龍科成員在取食上存在一定的分異。
 
與之類似,多樣的帆翼龍科的牙齒形態也見于英國時代稍早的Wessex組中,表明早白堊世英國與中國東北熱河生物群中的翼龍組合有一定的相似性。
 
坎波斯凌源翼龍正型標本上還保存有一條鱘魚和四個疑似的翼龍食物殘留形成的聚合體(bromalites,意指所有進入動物消化道內后保留于其中或被排出的食物成分形成的遺跡化石)。
 
研究人員在這些聚合體中發現了一些魚類碎片,尤其在其中一個上發現了兩枚魚類椎體,這是自先前汪筱林研究團隊報道的熱河生物群中獵手鬼龍的含魚類骨骼碎片的糞便化石和燕遼生物群中鯤鵬翼龍的含魚類鱗片的食團化石之后,又一含魚類的翼龍食物殘留的記錄。
 
盡管帆翼龍科通常被認為是一類食腐的翼龍,但坎波斯凌源翼龍吻部前端牙齒不具對切割的明顯適應特征,結合形態學和疑似食物殘留的證據,捕魚可能也構成其取食的一部分。新翼龍的食性證據對理解熱河生物群翼龍的食性及古生態具有重要意義。
 
該研究得到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中科院戰略先導專項(B)和中科院青促會等的資助。
 
相關論文信息:https://peerj.com/articles/13819/

相關熱詞搜索:熱河生物群 翼龍

上一篇:最有力證據證明地球大陸是由巨大隕石撞擊形成
下一篇:《地球物理研究通訊》:華南板塊東南緣晚古生代構造背景新認識

分享到: 收藏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最新6_免费视频网站你懂得_亚洲中文无码亚洲人在线观看_亚洲欧洲无码一区2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