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資訊 > 正文

跟古生物學家一起探尋地球
2022-05-30 12:44:16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地球史詩:46億年有多遠》(化石網整理)據遼寧日報(郭 平):《地球史詩:46億年有多遠》提供了一個機緣,讓人們可以拜訪國際知名古生物學家、擁有地質學與動物學雙博士學位的苗德歲先生,由他用普通讀者都


《地球史詩:46億年有多遠》

(化石網整理)據遼寧日報(郭 平):《地球史詩:46億年有多遠》提供了一個機緣,讓人們可以拜訪國際知名古生物學家、擁有地質學與動物學雙博士學位的苗德歲先生,由他用普通讀者都能理解的語言來講述地球與生物科學研究發展的歷史,以風趣、生動的語言解讀由整套巖層書寫的地球歷史大書。
 
幸遇從科學殿堂走出來的他
 
《地球史詩:46億年有多遠》的《序》出自地層古生物學家沈樹忠院士筆下,他誠懇地寫道:“我小時候能夠接觸到的優秀科普書籍極少,因而十分羨慕現在的青少年,能夠有幸閱讀到像苗德歲先生這樣的專家學者為他們量身打造的科學讀物。”講出了現代中國幾代人的心聲。
 
進入現代社會以來,相當長一個時期,幾乎在現代科技的各個領域,我們都在致力于學習和追趕,我們肩負沉重科研使命的科學家幾乎沒有時間和精力為孩子們寫一些讓他們可以輕松讀懂的文字,更何況用什么方式寫,具體寫些什么,也是具有極大挑戰性的課題。
 
正如本書作者苗德歲先生所言:“做學問無非二途,或通識,或專精,F在專精者多,通識者少,而成就大學問的人,光專精往往是不夠的,因為視野會受到局限。”
 
苗德歲本人成就了自己在古生物學領域的專業夢想,又從科學殿堂里走了出來,把目光投向了孩子,其實也是投向了未來。他用不僅是孩子,包括非專業領域的普通大眾都能讀懂的語言講述了地球的46億年歷史,不是刻板的名詞、術語,而是采用了富有感情的文字。
 
講述地球與人類的關系,苗德歲先生引述了美國著名作家理查德·福德的只有六句話的極短篇:“……這好比你從飛行中的機窗內往外看,發現地球消失了。這樣的孤獨是無與倫比的。”
 
相應的,他又以人類太空實踐印證了作家的想象,1968年12月24日,正在“阿波羅8號”宇宙飛船上做環月旅行的三位美國宇航員,在月球的另一邊,成了人類歷史上頭一次看不見地球的人,用他們后來的話說:“沒有地球的宇宙,完全是浩瀚、荒涼、令人不寒而栗的空無。”
 
苗德歲先生將一位科學家觀察人類和地球關系所展現的畫面生動地描述了出來。向孩子們呈現科學家眼中的地球,這一思想和表述貫穿了《地球史詩:46億年有多遠》的始終。
 
輕松講述人類跨過的認知關坎
 
《初識地球真面目》《閱讀地球“石頭記”》《地球歷史也分“朝代”》……這是《地球史詩:46億年有多遠》幾個重要章節的標題。是的,用人們非常熟悉的文化和語言,輕松地引出看起來特別嚴肅的問題,這需要的不僅是對科學理論的準確把握,更需要人文社會知識的厚重積累。
 
由蘇軾名句“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引出關于地球的認識問題,他從中國傳統的“天圓地方”入筆,講人類早期對地球茫然無知的狀態。隨即筆鋒一轉:“古代西方人對地球的認識,也高明不到哪里去,否則他們就不會把我們居住的這顆星球稱作‘地球’(earth 的本意為泥土)了。”中國的孩子們讀了應該可以放下一顆忐忑的心,會心一笑:畢竟我們曾經站在同一起跑線上。
 
這章中還特意列出一個知識鏈接,春秋時期思想家曾子說:“如誠天圓而地方,則是四角之不掩也。”書中解釋說,曾子的意思是,如果天是圓的,地是方的,那么地的四角就無法被天遮蓋了。告訴人們,2000多年前中國人就已經對地球的樣子產生了好奇,并進行了深入思考。
 
講生物進化史,書中從一件宋代文物入手,這是北宋書法家黃庭堅發現并用作鎮紙的奇石。面對奇石,黃庭堅很驚訝,在上面題了“南崖新婦石,霹靂壓筍出。勺水潤其根,成竹知何日?”他將石中的遠古頭足類動物化石誤認為是竹筍。這一風趣情節引出的生物進化與化石關系問題,讓人不忍輟讀。
 
書中繼而講在19世紀中葉以前,西方人同樣對于生物演化一無所知,受宗教文化影響,以為世間所有動物都是在6000年前某一天創造出來的,一直是目前這個樣子。這種情況下,有人發現一些動物曾經在地球上生存,現在卻完全消失了,這種新的發現強烈地沖擊著人們的既有認知,也激發了對化石尋找和研究的好奇。
 
書中的鏈接中,在每個這樣的人類認知躍進的重要節點,都介紹一位科學巨匠,如達·芬奇、達爾文,還有中國古代科學家沈括等。
 
留下需要長久思考的問題
 
正如人類科學的探索從未止步,《地球史詩:46億年有多遠》在講述地球科學探索歷史進程時,也一直保持著實事求是的態度,留下一些值得認真思考的問題,比如第六次生物大滅絕到底會不會發生,化石燃料資源消耗殆盡后怎么尋找可替代能源等。
 
還有很多問題不以問號的方式出現,讀后卻為人們展開無限的思考空間。
 
書中介紹,早在3000多年前,中國的先民就開始使用煤,進入11世紀后,中國人開始利用煤炭發展鋼鐵工業,比歐洲人早好幾百年。
 
苗德歲先生寫道:如此看來,原本在11世紀后的任何時段,中國都有潛力在世界范圍內率先實現工業化。
 
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中國錯失了這個發展機會呢?他用括號介紹了當時中國北方動亂的政局:13世紀蒙古進攻北方之后,中國的經濟重心進一步南移,遠離了煤礦資源豐富的北方。
 
沒有說教式的口號,但是“和平才能發展”的思想在字里行間都能在獨立的思考中被激發出來。
 
在本書《后記》中,苗德歲先生介紹科學史時還講了這樣一件事:在達爾文生活的19世紀,地質學曾是最高貴的科學,也是最引人入勝的學科,吸引了一大批貴族和社會名流。
 
西方現代科學為什么會迅猛發展?西方貴族和名流的尊崇怎樣推動了科學的進步?這些問題拋給成年人,是怎么展開財富教育,怎么引領社會風尚的大問題,而對于孩子們,至少為他們打開了未來人生追求的另一扇門。

相關熱詞搜索:古生物學家 地球

上一篇:內蒙古:做好古生物化石保護研究這道“必答題”
下一篇:臺灣海洋科技博物館舉行“化石微型展-億萬年的見證”特展

分享到: 收藏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最新6_免费视频网站你懂得_亚洲中文无码亚洲人在线观看_亚洲欧洲无码一区2区